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西方奇幻 > 無光之月 > 第四十七章 自己的事去自己解決

第四十七章 自己的事去自己解決

無光之月 | 作者:京城浪子| 更新時間:2018-08-24 11:06 

雙擊滾屏/單擊停止 |  全站滾屏 /  當前滾屏 |  滾底翻頁 | 滾慢 / 滾中 / 滾快 | 恢復默認

  “為什么不肯承認呢,為什么要嚇唬我呢,你們應該能感應的到這里是什么地方,也應該分辨的出來,現在這片區域剛剛秩序化,還很不穩定,任何一點外力干擾,都有可能把成果破壞殆盡。而且,你們既然路上就醒了,肯定知道有兩位神靈的意志在跟隨者我們,畢竟露娜和阿尼卡兩位大人出于神靈的矜持,不會主動探索羅蘭德體內的攜帶物,但你們卻可以偷偷的旁聽,所以知道兩位大人的存在也可以理解。”

  “那么,既然知道這些,你們就應該明白,現在是非常敏感的時期,任何一點小小的誤會,都有可能造成很嚴重的后果,所以接近新褐星的時候,我倆寧可像兩個傻子一樣坐在飛船外面,就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誤會發生。而你們呢?你們故意隱瞞實情,故意威脅嚇唬我們,就不擔心引發吾主和阿尼卡大人的過激反應?”

  “排除一切錯誤的選項,剩下唯一一個答案即便再不可能,也只能是真相了。”修爾突然手指著黑色巨人,提高音量說道,“你們確實不擔心因為兩位大人的過激反應,因為,這才是你們的目的,你們就是想讓兩位大人有過激反應,包括周圍那些偷聽的家伙們。”

  “哈?被發現了。”這樣想的可不止莫瑞婭一個,因為偷聽的本來也不止她一個。在天上飛來飛去追逐云朵的梭型體,地上滾來滾去偽裝自己是石頭的球體,一動不動裝成建筑,實際上也真是建筑的標準幾何體,附近已經快成為新褐星上最熱鬧的一片區域了,沒辦法,大家都在等待著雙方交涉的結果。

  再傻的人也能看得出來,修爾和石斧里冒出的意志之間充滿了敵意,沒有誰會蠢到覺得修爾剛才的一番作為只是朋友間開開玩笑而已,大家都明白,雙方隨時可能爆發沖突,而且從修爾的話里可以聽得出來,沖突的其中一方,是不知底細的神靈。

  也許對于普通智慧生物而言,神靈和凡人之間有著不可逾越的距離,是只能仰望的存在,問題是現在身在新褐星之上的智慧生物,可沒有一個是普通的。

  所有的人,都是種族中的佼佼者,為首的幾個種族,更是曾經稱霸過一個虛空的霸主級存在,每一個種族都曾經經歷過億萬次戰斗,才走到今天這一步,別看外表看起來奇形怪狀,但無一不擁有強大的實力。

  像梭族人雖然外形非常微妙,但軀體的強大難以想象,任何一個梭型的軀體都可以輕易穿過行星內核,讓行星在虛空中化作燦爛的煙花,幾個首領更是連恒星都能用軀體輕松的摧毀,就像走在路上踩死一只螞蟻。

  而虛空之眼溫和沉靜,看上去與世無爭,但這三個最強大的個體,每一位都能用精神力在虛空中制造一個被他們成為小型黑洞的東西,進而輕松的毀滅幾個相鄰的星系,據說在他們原本的世界,不知有多少個低級智慧種族被他們摧毀,沒有原因,只是因為他們關注了那些種族而已。

  至于金屬生命體,能制造出永恒核心這種近乎于永動機的能源,能在裂隙空間里漂流數百年,能讓梭族人和虛空之眼都自愧不如,已經足以說明他們的強大了。

  就算是看上去最弱的褐星文明,也絕對稱不上普通,不是誰都能被裂隙空間在背后追趕數千年的,褐星文明至今還能存在,就足以說明一切了。

  這些規格外的強大種族,可不是隨隨便便就會受人欺負,就算挨打也不敢還手的膽小鬼,別看修爾對羅蘭德廢物廢物的叫著,那也只是針對他的性格而非態度,這里所有的種族,一旦真的受到了威脅,對手再怎么強大他們也敢于反抗,哪怕敵人是無解的大裂隙,他們也敢與之周旋。

  因此,除了褐星人已經對修爾絕對信任,不得不遵照他的指示而離開之外,其他三個種族,都在不動聲色的向此處集中力量,準備一旦情況不對,就搶先動手,就算不能把危險消滅在萌芽,也要給對方留下一個永世難忘的教訓。

  當然,順便也能偷聽幾句,以便滿足任何智慧生物都逃不過的好奇心,嗯,這只是順便而已,絕不是主要因素。

  然后,所有偷聽的人就都被修爾的結論嚇了一跳,不是因為被發現了,本來他們也沒覺得自己能藏的住,也不是因為有多出乎意料,而是結論一點都不符合邏輯。既然已經成功避開了兩位神靈的感知,不管有什么目的,都該盡量保持低調吧,沒道理想要故意引發其他人的過激反應,除非他們真的心懷惡意,但從修爾剛才的話判斷,他們又不像心懷惡意的樣子。

  “再問你們一個問題吧。”發現黑色巨人不懂聲色的看著自己,當然,蜥蜴的外表就算有變化也看不出來,修爾嘆息道,“你們知道你們妹妹現在的狀況嗎?”

  “她很好,信徒越來越多,之前損耗的力量也漸漸恢復了,雖然失去本體帶來一定影響,但在信仰之力的補充下,影響已經越來越小了。”提起綠洲之神,黑色巨人終于開口了,很顯然,在神格連通的同時,他們也掌握了綠洲女神本體的狀態,“而且現在還只是過度期,一旦等到她徹底掌握了沙漠和綠洲的權柄,就能徹底擺脫本體被毀滅的影響了。”

  “果然知道。”修爾挑了挑眉毛,神情古怪的問道,“那你們知道,她是怎么去的帕瓦帝加嗎?”

  “呦呦,你先等等。”莫瑞婭本來已經跑到了修爾身邊,一聽這句話,轉頭就想躲起來,“你等等再說,等我找個掩體,呦呦,我只是野生鹿類而已,我暈血的。”

  “不知道吧,她是被我從投影之門一腳踹過去的,字面意思。”擺了個飛踹的姿勢讓說明更加形象,修爾順手揪住莫瑞婭的短尾巴不讓她跑,“而且,踹她過去的同時,還痛罵了她一頓,嗯,雖然是在心里痛罵的。”

  “嗯?”就算只是投影,就算是蜥蜴的外形,也能看出黑色巨人的眼神變得凌厲起來,石斧里的兩股氣息更是蠢蠢欲動,比黑色巨人的反應還劇烈,至于那些偷聽的人,都在用很膜拜的眼神看著他,雖然金屬生命體沒眼睛,但也能看出他們的膜拜之心,不過在膜拜之余,大家都有意躲遠了一點,看來大家已經達成了共識,自己找死的人,不值得幫助。

  “我一邊踹她過去,一邊心里暗罵,你們這些神靈,是不是天生就喜歡鬧別扭啊,明明可以正常解決的事,非要自己給自己找點麻煩才會開心對不對?想留在這里給故鄉陪葬?你也不問問故鄉愿意不愿意讓你陪葬,磨磨蹭蹭拖拖拉拉的,你給我過去吧。”修爾就像一點都沒有感覺到來自三位神靈的惡意,得意洋洋的說著,“然后我就飛起一腳,把她踹進了投影之門,結果最后她不光不能算我瀆神,反而要對我說謝謝,嘖嘖,你們說,我踹的對不對。”

  黑色巨人依然沒有表態,但是氣息卻平靜了許多。

  “別這么看著我,這話我也想對你們三個說。”修爾突然一瞪眼,身上爆發出的氣勢,讓龐大的黑色巨人都忍不住后退了半步。修爾臉色凝重,背著手在石斧面前踱步,冷笑著說道,“在我看來,你們簡直就是腦子不正常,我很懷疑,墮落成邪神的經歷,是不是損傷到了你們的神智,讓你們變成現在的樣子。”

  “不滿意?行啊,我也希望我說錯了,問題是,你們真以為自己的心思藏的很好,能瞞的過其他人的眼睛嗎?別開玩笑了,不說別處,就是這里,至少有一多半人,都已經猜到了你們的想法。”

  我們沒有,大家在想象中整齊的搖頭,你想死麻煩別拉上我們,謝謝。

  “從墮落中清醒過來,回憶起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,這才意識到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,信徒們在哀嚎中死去,家鄉也毀于你們自己之手,就連最親近的妹妹,也因為你們而受盡了精神上的折磨。我們怎么能做出這種事來,我們怎么對得起千百萬年來依戀著我們的妹妹,又怎么對得起那些全心全意信仰我們,把我們視為真理的孩子們。”

  “痛苦啊,悔恨啊,越是回憶越是痛苦,我們為什么要醒過來,要是永遠醒不過來就好了,就這樣一直沉睡,直到死亡的降臨,那該有多好?現在一切都結束了,家鄉徹底毀滅,孩子們也和家鄉一起化作回憶,還好,妹妹還活著,而且活的很好,也許這是唯一的欣慰了。”

  “既然如此,那不如就當我們從未醒來過吧,就讓我們和家鄉一起毀滅,用我們的生命洗刷過去的罪孽,也讓妹妹可以徹底忘掉我們,擺脫我們的陰影,就這樣快樂的活下去。”

  “我沒說錯吧,三位。”修爾也不管三位神靈的態度,一攤手,“你們怎么想是你們的自由,我不予置評,問題是,你們就算想自暴自棄,也別借吾主和阿尼卡大人的手啊,否則,兩位大人一會怎么面對綠洲女神?”

  “等等,你說什么?”

  “一會啊,不然你們以為,我跟你們說了這么半天廢話是為什么,當然是為了拖延時間了。”修爾撇撇嘴,“你們不會覺得,我有興趣管你們的閑事吧,嘁,自己的事去自己解決,我們?我們自然是看熱鬧的了。”

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返回書頁(快捷鍵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鍵:→)
Top 电子游戏转换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