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西方奇幻 > 無光之月 > 第一章 出發的前夜

第一章 出發的前夜

無光之月 | 作者:京城浪子| 更新時間:2018-04-17 22:15 

雙擊滾屏/單擊停止 |  全站滾屏 /  當前滾屏 |  滾底翻頁 | 滾慢 / 滾中 / 滾快 | 恢復默認

  “如果還能重來一次,我們還會走到這個地步嗎?我的妹妹。”

  即使已經過去幾年了,但在修爾的記憶里,那個女孩的形象不僅沒有褪色,反而越來越清晰。

  什么讓我忘不掉你呢?修爾總是這樣問自己。

  幼時粉嫩光滑,每次都讓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的小臉蛋?

  年少時依偎在自己腿邊,纏著自己抱她出去玩時的撒嬌聲?

  讀書不用心,被自己訓斥時嘟起的嘴?

  每次挽起自己胳膊,說著哥哥最好了,以后一定要嫁給哥哥時臉上綻放的驕傲?

  自己躋身頂級戰士的行列時,溫柔的站在自己身后,卻因為自豪而越來越亮的兩只眼睛?

  在自己扶持下成為家主,立下永遠彼此信任,永遠做彼此依靠時莊重的目光?

  是這些嗎?或者是細小的裂痕在猜忌的滋養下越來越大,最終決裂彼此刀兵相見的那一晚,她轉身離去時眼角滑落的那滴淚水?

  不,不是這些。想必,是因為悔恨吧,為什么你不能更信任我一點呢?為什么我又不能更信任你一點呢?那樣,我們不就可以永遠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嗎?

  “真想再重來一次啊,可惜,人生是沒有回頭路可以走的,何況我們早已不在同一個世界了。希望今后,在沒有我的世界里,你能實現被我親手打碎的夢想,帶領家族走上頂峰吧。”

  “再見了,親愛的妹妹。”

  “哥哥,哥哥,你真討厭,怎么又走神了,和這么可愛的妹妹聊天,你居然還能走神,女神大人會懲罰你的,準備承受暗月的怒火吧。”少女稚嫩的聲音,打斷了修爾的回憶,“唔,神罰太厲害了,要不我去向女神大人祈禱,請她輕一點?也不行,就算輕一點,神靈的力量也不是凡人能抗衡的,哥哥肯定承受不住,這可怎么辦呀,哥哥。”

  “你不讓我承受暗月女士的怒火不就好了?”傻乎乎的煩惱讓修爾失笑搖頭,從回憶中收回思緒,看向面前的少女,或者說,她的影像。

  金色的長發打著卷披在身后,湛藍的雙眼像湖水一樣清澈,白皙的臉上幾顆淺淺的雀斑讓她看起來多了幾分調皮,象牙般的牙齒輕輕咬著鮮艷的紅唇,淡淡的眉毛皺在一起,似乎還在被剛才的問題困擾。

  就是她,就是這個十三歲的女孩,讓心灰意冷的自己來到了這個世界。

  對,四年前就是因為在那個莫名其妙的異界投影里,救下了正要被隊友殺死她,自己才會身負重傷,正是為了送她回來,自己才會在穿越異界投影壁壘時身體和靈魂瀕臨破碎,當然,也正是因為她,自己才會得到暗月女神的救助,從原本自己那個只憑力量和技巧戰斗的世界,來到了這個充滿斗氣、魔法、神術和特殊能量的奇特世界,成為圣職者的一員。

  但是也因為她,自己才有了重新振作起來的動力。瀕臨滅亡的教會,窮困窘迫的財政,所剩無幾的信徒,接近永眠的女神,還有那些旁觀的神靈,那些窺伺利益的教會,如果自己不振作起來,作為暗月女神僅存的唯一一個圣職者,這個弱小的女孩,真的能扛起這份重擔嗎?

  修爾不知道答案,也不想知道,四年來的朝夕相伴,讓兩人早已把彼此看作唯一的親人,修爾可不忍心真的讓小女孩一個人承擔一切。

  何況,修爾也不需要知道答案,他只知道,這個名為莉莎的孩子,一定是命運賜予自己最珍貴的寶物,是自己彌補過去錯誤的機會。

  如果還能重來一次,我們還會走到這個地步嗎?一定不會的,犯下了錯誤,吞下了苦果,也得到了成長,這一次,一切都會不同的。

  你也是這么想的吧,妹妹。

  “你夠了啊,混蛋哥哥,你到底要走神多少次才滿意?”影響里,少女鼓著臉,兩只眼睛仿佛要噴出火來,“你到底有沒有把我這個妹妹放在眼里。”

  少女莉莎氣鼓鼓的表情,讓修爾很想伸手摸摸她的頭,可惜,看到的只是影像而已,少女本人還遠在幾千公里之外。

  這是牧師獨有的神術鏡影術,只有同一個神靈的兩名高階神職者,才能利用神術通過鏡面遠距離通話。

  神術等級很高,釋放過程也很繁瑣,而且成功率不高,大部分小型教會都沒什么機會用到,就算是大型教會里那些一輩子侍奉神靈的老牌圣職者,也只有在緊急情況下,才舍得用來和教會的其他神殿聯系。如果讓他們知道,有兩個人每天都用來說些無關緊要的廢話,估計會被氣哭吧。

  不過也沒什么奇怪的,一個是深受神靈恩寵的暗月眷顧者,一個是身體和靈魂都受到神力修復,獲得了神性親和體質的戰斗神官,這種程度的神術使用起來毫無壓力。至于消耗?對于釋放者的修爾來說,再大的消耗,能比看到莉莎因為沒有接到通信,擔憂卻又不敢主動聯系,以至于整夜無法入睡時臉上的憔悴更難以接受嗎?顯然不能。

  “當然沒有放在眼里啦。”看著莉莎因為驚訝瞪圓的眼睛,修爾笑瞇瞇的說道,“妹妹是用來放在心里的嘛。”

  “哥哥最討厭了。”少女臉上一紅,哼的一聲扭開頭,不去看修爾臉上可惡的笑容。不過獨自害羞了片刻,少女突然幽幽的說道,“其實,哥哥走神是在害怕吧。”

  “害怕?”修爾的肌肉突然一僵,馬上恢復了笑容,不屑的嗤笑,“別開玩笑了,你哥哥當年在那個世界里……”

  “你瞞不過我的,哥哥,而且你每次被說中了心思,都會像這樣岔開話題,手段實在太拙劣了。”少女嚴肅的表情讓修爾的笑容維持不下去了,“明天,哥哥就要帶著你的朋友們一起進投影世界冒險了,投影世界里有多危險,咱們都很清楚。像遇到哥哥的那個比較安全的投影世界,一萬次里也不一定能碰到一次,絕大多數都是危機重重,全員生還率不到百分之十,進去的每個人都可能再也出不來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,哥哥是怕死的,不是畏懼死亡,而是害怕自己死了以后,把我一個人留在世上,擔心我失去唯一的依靠。”

  修爾沉默了,靜靜的看著有些陌生的少女。

  “當然,哥哥是必須去的,為了養活神殿,為了復興教會,為了女神大人,哥哥有自己的全盤計劃,冒險是必要的一環,這些我都懂。”少女稚嫩的臉龐上帶著不相稱的成熟,翻紅的眼圈映著眼神里的堅定,有種說不出的美,“我不會說什么別去了之類的廢話,因為哥哥教過我,人活在世上,就要背負起自己的責任,只有最卑微的弱者,才會逃避責任。”

  “哥哥有哥哥的責任,我有我的責任,所以我不會阻止哥哥去冒險。”

  “但是我希望哥哥記得,妹妹還在盼著你活著回來,如果哥哥真的死在里面,我,我……”

  “放心,我會更好更快樂的活下去,加倍努力把哥哥那份責任也一起背起來,努力重現女神大人的榮光。”

  “我也不會為哥哥的死哭泣,我會努力去尋找幸福,嫁人生子,甚至會忘掉哥哥,讓哥哥能得到心安。”

  “所以呀,哥哥,為了不讓妹妹忘掉你,千萬要活著回來啊。”

  “呼,莉莎長大了。”修爾板著臉,一言不發的看著影像里的妹妹,沉默了許久之后,慢慢露出笑容,很欣慰的點了點頭,突然促狹的眨眨眼,怪聲怪氣的說道,“長大了,都想著嫁人生子了,嘖嘖,還真是……”

  “混蛋哥哥!!”少女的音量至少翻了一倍,如果不是隔著幾千公里,現在恐怕已經跳過來咬在修爾臉上了,滿臉通紅的咬著牙瞪了修爾半天,莉莎突然噗嗤一聲笑了,沒好氣的說道,“滾去找你那些朋友玩去吧,那群把命都交給你的笨蛋,和你一樣笨。哼,我很忙,這些天不要打擾我,等你活著出來再聯系我,不然耽誤了我的冥想,小心女神大人懲罰你。”

  “好,好,我知道了。”笑瞇瞇的看著又氣又笑的女孩,修爾突然柔聲說道,“放心吧,我會活著回來的,因為我不光有一群把命交給我的笨蛋,還有個不承認等著我回來的妹妹,我就是爬也要爬回來。”

  “哼。”少女賭氣扭開頭,嘴角卻掛著一絲甜甜的笑。

  “一群把命都交給我的笨蛋啊。”收起鏡面回過頭,身后的景象映入修爾的眼里。

  一間寬敞的酒館,正中的火坑里燃燒著篝火,食物的香氣四散飄逸,鎮民和來往的傭兵們混雜在一起,讓酒館里充滿了喧囂。

  酒館的一隅,人類女劍士坐在墻角里,害羞的用書本擋住臉,兩只閃亮的眼睛卻偷偷朝外窺探,半人寬的雙手巨劍像小貓一樣,溫順的匍匐在她腳邊;精靈法師指尖跳動著閃電,變換著各種圖形,渾身散發著冷漠和疏離的氣息,兜帽下的嘴角卻翹起一絲溫暖的弧度。

  半人半鹿的美麗黑發林精摘下護甲上的葉片,湊在唇邊吹響森林的旋律,身材熱辣的死靈法師指揮著兩只召喚骷髏,用頭骨和肋骨敲出鼓點,應和著林精的音樂。

  半身人趴在桌上,懶洋洋的用一疊小銀幣搭著積木,一雙精光閃閃的小眼睛,卻在每個人腰間的錢袋上巡視,壯碩的矮人一腳踩在桌子上,舉著手里的麥酒,大聲吼著誰也聽不懂的矮人歌謠。

  “的確是一群笨蛋呀。”修爾抿嘴笑著,快步走過去端起一杯麥酒,大聲問道,“朋友們,明天我就要帶著大家一起去死了,你們怕不怕?”

  “怕,當然怕。”雖然每個人的反應各異,但聲音最大的永遠是豪邁的矮人,“怕賺的錢少了,哈哈哈哈。”

  害羞的女劍士從書本后探出半張臉,柔柔的說道:“我們信你,你要帶著大家去死,那就去死嘍。”

  “哈哈哈。”修爾的笑中藏著淚,舉起酒杯喊道,“好,那就為了信任,干杯。”

  “干杯!”

  ?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返回書頁(快捷鍵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鍵:→)
Top 电子游戏转换器